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七章偏心之极

    市场总监?全权负责?

    沈沫心底已是冷笑连连,秦朔还真是偏心之极!

    她在为与苏氏集团合作事宜单打独斗的时候,秦朔已经为安若水铺好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!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赌局?他们是把她当猴耍?

    沈沫攥紧拳头,眼底是她从未有过的怒色。这一次,就算有秦朔帮忙,她都不想让安若水赢得轻松如意!

    “苏总,秦总爱开玩笑,我们公司哪有什么市场总监。现在,谈合作的事情,都落在我们这些部长身上,不然,我也不至于穿成这样,就为了与苏总您见上一面!”

    沈沫可以想象,她说完这话,秦朔会是什么样的神情,恐怕是极为阴沉,那如芒在背的目光,仿佛要将她刺穿了。

    沈沫挺直腰杆,脸上依旧是得体的笑容,似乎半点都不受秦朔那骇人的目光影响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秦总,没想到沈小姐是这么有趣的人,胆子还很大,这么拆自家老板的台,也不怕你辞退了她!”

    苏晟的笑声明显的饱含着幸灾乐祸的意味,起初心底的那点疑惑,此时他已经是完全明了了。

    面对苏晟的调侃,秦朔却不能对沈沫有明显的不满,只是浑身的低气压,可以感知他心底的不悦……

    “沈沫,你知道今晚你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刚出洗手间的沈沫,被神色不愉的秦朔堵在了包房拐角的通道上。

    “自然知道。只是我没想到,大公无私的秦总会直接将安小姐介绍给苏总,将两家公司合作的事情全权交给安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秦总想帮安小姐搭关系,我当然没有任何阻止的权利!但是,秦总您心里既然认定了安若水是市场总监,又何须让她定下赌局把我当猴耍,浪费彼此的时间?”

    因为喝了酒,沈沫整个人神色激愤,身上的棱角锋芒毕露,仿佛只要秦朔再说出或作出什么有失公允的事情,就会被她刺中。

    “沈沫,你以为你是谁?市场总监只会是若水的,其他任何人都不配,也包括你!”狠狠的钳住沈沫的下颌,显然秦朔被她嘲讽的话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妻子!秦朔,安若水回来了,你就忘了你已经登记结婚了的事实吗?”

    “四年前,她抛弃了你,是我一直在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回来了,你就好了伤疤忘了痛,自己倒贴上去!果然,你们男人就是下贱,你秦朔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下颌的疼痛让沈沫的思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,眼前的秦朔,更是有史以来的让她恼火。

    因为安若水,沉着稳重的秦朔,也会方寸大乱,不能自控。

    “沈沫!”双眼猩红,被说中痛处的秦朔,不禁手臂高高扬起,一巴掌眼见着就要呼下来却又生生止住。

    见此,沈沫的心咯噔一下,愤然挣开他的禁锢,冷笑道,“怎么,秦总说不过,恼羞成怒了?”。

    “秦总有时间在这里教训我,还不如花时间去帮安若水将苏总那一单拿下,这样,市场总监就名正言顺的属于她了!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们若想要我不战而退,那也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沈沫睨了眼秦朔,转身便向苏晟的包房走去,她才不想和秦朔浪费口舌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