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三章立下赌局

    不公平?不服气?

    秦朔不否认沈沫的工作能力很强,但是也不能容忍她对自己决策的质疑!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谁该坐这市场总监的位置?你吗?”

    “沈沫,我的决策是你能质疑的?”冷酷的声音里,夹着一些怒气,秦朔看沈沫的眼神也变得极为冷冽。

    形婚四年,秦朔自认为,自己给与沈沫的待遇没有半点的苛刻。

    这四年,她表现的也从来都是安分守己,不争不抢,所以这段形婚才能维持这么久。

    可现在,安若水一回来,她就立马坐不住了?

    早在结婚那天,秦朔就和沈沫说过,娶她不过是躲避家里的逼婚,而她也只是安若水的替身。

    她觊觎市场总监的位置,是不满足现状了?

    秦朔没有错过沈沫看安若水时眼中的敌意!

    “秦总,公司有明确列出市场总监的考核标准,而且是您亲自设定的!”

    “安小姐,就这么空降在市场总监的位置上,岂能服众?”

    沈沫毫不退让的质问,让会议室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了,部门同事都不禁为她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她究竟是哪来的勇气,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打脸秦朔?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秦总要枉顾考核标准,非要任命安小姐为市场总监,我也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“只能说明,秦总制定的那套标准不过是来敷衍我们,您心底从始至终都打算好了将市场总监的位置给安小姐留着!”

    没有人比沈沫更加清楚安若水在秦朔心底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且,她从始至终都知道,在秦朔的心底,只有安若水可以坐市场总监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可沈沫就是不甘心啊!

    所以她才这么不怕死的将秦朔的真实心思挑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,即将面对的可能是秦朔狂风暴雨般的怒火!

    “沈沫!”暴怒的厉喝声,响彻会议室,被说中心思的秦朔是真的怒了,深邃锐利的眼睛,眼底一片怒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变得心惊胆颤,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“阿朔。”安若水,轻柔的唤着秦朔,一个安抚的眼神,让他的怒火竟瞬间散去。

    沈沫心口一窒。

    她唤他“阿朔”,而作为妻子的自己,却只能喊秦朔“秦总”!

    果然,是秦朔心心念念了几年的人,才会有着如此明显的区别对待。

    “沈、沈小姐,你说的不错,阿朔这样做,确实让我难以服众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如果没有我这个意外,沈小姐才应该是新的市场总监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不让阿朔为难,也为了公平起见,不如我们就以市场总监这个位置,设个赌局如何?”

    安若水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,婉转轻柔的声音,像滑在人心上的羽毛,很快就抚平了众人的情绪。

    就连沈沫,心底愤懑都减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赌局?”

    安若水那落落大方的言行举止,让沈沫有些意外,也让她忽然有些明白,秦朔为何会对安若水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男人,恐怕都喜欢安若水这种长相上佳,又善解人意的女人吧!

    “我虽然刚刚回国,但这几年对秦氏也一直有关注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宜城的苏氏集团,一直是公司想要拿下的大单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,我们就比,这个月我们两个人,谁先签下苏氏集团的大单!”

    “谁签下,谁就坐市场总监的位置!”安若水笃定道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